魔理沙 家。 窃书的魔理沙——被迫还书

Re: [東方] 靈夢知道魔理沙手腳不乾淨還當他是朋友?

魔理沙 家

因为用起来很爽,所以会经常用。 问题是破绽多多,而且不是那么难 [18]。 对周围的人来说,虽然是张令人厌恶的符卡,实际上在大气中的星之成分会左右其强度,这是个问题。 并不能当做决定胜负的招数 [18]。 射出瞬间是高威力的收束状态,随着时间经过逐渐扩散至消除破绽。 只能操纵在自己的周围旋转的使魔。 使用那些被限制了运动的使魔,就相当的困难的符卡 [18]。 无论是近距离的反击还是追讨上空敌人效果都很好。 弹丸很大速度也快。 弹丸消失在天空后会重新掉向对手的位置并爆发。 投出的瓶子在一定时间后会产生无法防御的大爆炸炸碎一切。 以纯粹的弹幕角度来看毫无创意,在密度、华丽程度、独创性上,均有所欠缺 [25]。 一边跟在自己身边,一边自动攻击靠近的对手,使用后就会通过旋转辅助单元进行最后一击。 Magic Absorber(魔法吸收器) [27] 将敌弹转换为P道具的魔法阵。 《东方萃梦想》 Witch Ley Line [19] 以魔力强化扫帚进行突击。 Ground Stardust [19] 投出接触到地面即会爆炸的魔法瓶。 Meteoric Debris [20] 广范围乱射出小型的Magic Missile。 《东方绯想天》 Radial Strike [20] 把扫帚当做枪身,以Lay Line的推力加速子弹射出。 Bosky Sweeper [20] 把魔力集中用在移动上的Sweep。 Devil-dom Torch [20] 使用改良药剂的魔法瓶,着弹地点向前爆出广范围火焰。 重量增加导致扔不远。 Narrow Spark [20] 向前方发出激光攻击。 发射速度虽慢,但贯通力极强,双方弹幕对持时尤为强力。 Up Sweep [20] 利用扫帚的推力回旋上升,推进部分拥有伤害判定的杂技般高难度技能。 Stella Missile [20] 向正上方发射Magic Missile,飞行一段距离后爆炸。 Green Spread [20] 发射出细而广范围的激光,并在一点上聚集成魔力球攻击。 扩散中的激光并没有攻击力;反之,由于没有相杀所以可以毫无阻碍的穿过对手弹幕用爆风进行攻击。 魔法废物再利用炸弹 [22] 投出重量级的定时炸弹。 炸弹会在地面回旋弹跳,一定时间后发生大爆炸。 追求威力的结果是做出了连魔理沙自己都不能幸免于难的危险品。 《东方非想天则》 Witching Blast [26] 以扫帚做炮管发射的强力的导弹,命中后会发生大爆炸将周围都轰飞。 《东方心绮楼》 Strato-Fraction [26] 向上方的空中连射弹幕,化作流星倾泻周围进行攻击。 Sweep Aside [26] 利用扫帚加速当场使出大回旋,是个完全靠气势进行乱打的力气功夫,最后还会利用回旋的势头用扫帚给予一击。 Powerful Drug [26] 投掷装有特殊药剂的魔法瓶,投出的瓶子经过一定时间会爆炸。 Luminary Shot [26] 从指尖连续发射束状魔法导弹。 实际发生过的学校的恐怖 灵异攻击,学校的七大不可思议。 《东方深秘录》 月面战争 出发后的第十二天,满月之夜,在乘客们的耐心都消耗殆尽时,火箭终于到达了月球 [41]。 一到月球,蕾咪莉亚等人便兴致冲冲地到处乱逛,灵梦和魔理沙却无所事事,正在此时,找到了二人,在从灵梦口中得知她便是召唤了住吉三神的人后,准备将两人抓走,发现异状的红魔馆众人虽然赶到 [42] ,但却被依姬用降神所压制,灵梦至此才发现自己和依姬使用的是同一种力量。 因为灵梦在地上肆无忌惮地进行降神,月之都内部出现了依姬打算谋反的传言,为了洗清冤屈,依姬打算带走灵梦。 气氛剑拔弩张,见情况不妙的魔理沙向依姬提出,以幻想乡内的符卡规则分出胜负,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流血,依姬也答应了魔理沙的请求 [43]。 在咲夜被依姬打败后,魔理沙也被蕾咪莉亚推上前线。 冬天,在博丽神社的附近,突然冒出了一股冲天的白柱,间歇泉。 从间歇泉里喷涌出来不仅仅是温泉水而已。 接二连三地跑出来的还有异样的东西。 地灵——居住在地底的妖怪们。 因为这个突发情况,灵梦她们也为如何处理这个间歇泉而烦恼着,最终她们决定还是把它当作温泉来对待。 灵梦认为,对于妖怪啊幽灵啊一直横行的幻想乡,就算现在多跑出来这些地灵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不过,巫女的判断却招来了妖怪们的不满 [11]。 在帕邱莉、爱莉丝和荷取的怂恿下。 魔理沙进入地底调查怨灵的来源。 在经过一系列战斗后,魔理沙从火焰猫燐处得知,间歇泉的来源是得到了八咫乌之力的地狱鸦所散发出的能量,虽然击败了空,但是她却和怨灵的出现无关。 不过怨灵出现的现象已经停止,魔理沙也就不再管此事,倒是对空的核能来源很感兴趣。 初春,魔理沙听到了一个传闻。 据说,有人目击到云的缝隙中有不可思议的船在空中飞行。 那艘船在云间穿行着,魔理沙认为那船是七福神所乘坐的宝船,只要抓到它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虽然魔理沙并不认为宝船上有宝藏,但即使没有宝藏,也想乘上船玩一玩 [21]。 一边击退拦路的妖怪,一边收集着飞仓的碎片,魔理沙终于追到了宝船。 虽然宝船上并没有宝物,但是因为对魔界的好奇,她乘着宝船一路到了魔界,并让解除了的封印。 魔理沙向白莲请求,希望魔界与幻想乡可以自由往来。 白莲似乎欣赏魔理沙率直的性格,同时白莲和魔理沙都是魔法使,因此只要魔理沙有任何麻烦,白莲说都可以找她帮忙。 退治沓颊 夏天过后的某日,魔理沙的迷你八卦炉突然付丧神化,察觉到妖气就会自动喷火,和平时相比火力大增,而在她眼中这正是具有魅力的。 似乎雾之湖有妖怪在暴走,为了不让巫女领先,她慌忙出门退治 [27]。 因为万宝槌的影响,铃奈庵内的妖魔书们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小铃本打算放着不管,但魔理沙则去告诉了灵梦,让灵梦暂时封印了暴走的妖魔书们 [59]。 在事件解决后,魔理沙自顾自地开始调查付丧神,却发现小铃的一只鞋子可能已经付丧神化,读了《百器徒然袋》的她,意识到鞋子可能变成了妖怪沓颊,她便瞒着灵梦和小铃,自己把妖怪驱除了 [60]。 人面犬、卖脚婆,流言爆炸式地传开。 灵梦她们披上和自身相符的流言,像玩具一样玩弄着这些怪异。 她们认为,由自己来操纵都市传说,是防止其他人受害必要的手段 [62]。 次日,听说灵梦遭到了迷之黑影的袭击,魔理沙打算自己来调查神秘珠的秘密。 一路击败了其他的都市传说使用者,魔理沙集齐了七个神秘珠,然而这打乱了华扇的计划,为了试探魔理沙的实力,华扇向魔理沙发起了挑战。 认同了魔理沙的实力,华扇为了防止魔理沙落入神秘珠的陷阱,在博丽大结界被破坏前,提前将魔理沙送到外界。 在外界,魔理沙遇见了守株待兔的女高中生,成功惩罚了女高中生的魔理沙,不久就回到了幻想乡。 对看到外界感到满足,虽然结界的危机看似并未解决,但魔理沙已经并不在意了 [63]。 因为都市传说异变,魔理沙得到了月都的神秘珠,她发现这个神秘珠便是都市传说异变的元凶。 在她为此不知所措之际,铃仙找到了她。 击败了月兔的先锋和,得知了月都的目的是净化幻想乡。 通过梦境世界,魔理沙第二次前往月都。 来到了月都,却发现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为何正在大举侵略幻想乡的月都,却完全处于一片废墟的状态。 来到了月都,却发现正在大举侵略幻想乡的月都完全处于一片废墟的状态。 两人直接开战,认同了魔理沙力量的探女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实际上月都正在遭受袭击,大部分的月之民都前往梦境世界避难去了,她决定在魔理沙身上赌一把。 原本是为了阻止月都侵略幻想乡,不知为何却变成了保护月都,魔理沙发现这才是永琳的最初目的,尽管被永琳利用,也只能向着静海进发 [65]。 四季异变一年后的夏天,向日葵开的比去年少了很多,怀疑四季异变没有彻底被解决的魔理沙和灵梦展开了调查。 两人在太阳花田中发现了大量地狱的石樱,不仅如此,幻想乡四处的植物都开始枯死,妖精也开始大量消失 [74]。 两人疑惑之际,赫卡媞亚出现在她们面前,她告诉两人,石樱的正体便是结晶化的妖精,而她则要将这些结晶带往地狱,为地狱增添生命力。 魔理沙与灵梦严词拒绝了赫卡媞亚的提议,但她却以放着不管会使整个幻想乡地狱化为威胁,让两人进退两难。 在找到解决方法前,两人只能看管着大量的石樱 [75]。 在灵梦和魔理沙无计可施之际,妖精们则和事件的幕后黑手隐岐奈分出了胜负,结晶化的妖精们被隐岐奈解放,异变就这样在魔理沙看不到的地方被解决了 [76]。 但是不满这种没有攻击性弹幕的弹幕大赛,针妙丸与正邪破坏了现场,并邀请了大量攻击性强的妖怪参加弹幕大赛,为了应对突发情况,魔理沙只得离开评委席下场保护观众 [82]。 参考资料• ZUN .《东方求闻史纪 ~ Perfect Memento in Strict Sense.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2 :第117-120页• ZUN .《东方香霖堂 ~ Curiosities of Lotus Asia.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5. 6 :第34-38页• ZUN. 《东方风神录》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07年• ZUN. 《东方红魔乡》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02年• ZUN. 《东方妖妖梦》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03年• .黄昏边境• ZUN. 《东方花映冢》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05年• ZUN. 《东方神灵庙》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1年• ZUN. 《东方绯想天》小野冢小町 Stage1.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07年• ZUN. 《东方永夜抄》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04年• ZUN. 《东方地灵殿》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08年• ZUN .《东方香霖堂 ~ Curiosities of Lotus Asia.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5. 6 :第158-166页• (5)》 .台北 :东立出版社 ,2017. 12 :第113-141页,第25话• ZUN. 《东方神灵庙》Ending No.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1年• ZUN.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17年• ZUN. 《东方凭依华》八云紫 对战对话.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17年• ZUN .《东方香霖堂 ~ Curiosities of Lotus Asia.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5. 6 :第39-43页• ZUN .《The Grimoire of Marisa》 .东京 :一迅社 ,2009. 7 :第159 -162页• ZUN. 《东方萃梦想》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04年• ZUN. 《东方绯想天》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07年• ZUN. 《东方星莲船》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09年• ZUN. 《东方非想天则》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09年• ZUN. 《东方文花帖DS》Level EXBOSS.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0年• ZUN. 《妖精大战争》Extra.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0年• ZUN .《The Grimoire of Usami 秘封俱乐部异界摄影记录》 .东京 :角川集团 ,2019. 4 :第21页• ZUN. 《东方心绮楼》出招表.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13年• ZUN. 《东方辉针城》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3年• ZUN. 《弹幕天邪鬼》第六日BOSS.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4年• ZUN. 《东方深秘录》出招表.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14年• ZUN. 《东方天空璋》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7年• ZUN .《东方文花帖 ~ Bohemian Archive in Japanese Red.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7 :第18-19页• ZUN .《东方文花帖 ~ Bohemian Archive in Japanese Red.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7 :第78-79页• ZUN .《东方文花帖 ~ Bohemian Archive in Japanese Red.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7 :第80-81页• ZUN等 .《东方外来韦编 Strange Creators of Outer World. 弐》 .东京 :一迅社 ,2016. 6 :第46-59页• ZUN、比良坂真琴 .《东方三月精 ~ Strange and Bright Nature Deity. 2》 .台北 :台湾角川 ,2009. 12 :第3-18页,第9话• ZUN、比良坂真琴 .《东方三月精 ~ Strange and Bright Nature Deity. 2》 .台北 :台湾角川 ,2009. 12 :第19-34页• 上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93-120页,第5话• 上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121-148页,第6话• 中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29-52页,第9话• 中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53-78页,第10话• 中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79-104页,第11话• 中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105-134页,第12话• 中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135-160页,第13话• 底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3-30页,第15话• 底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125-146页,第20话• 底卷》 .台北 :尖端出版 ,2012. 5 :第147-176页,最终话• ZUN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6 :第160-187页• ZUN .《东方求闻口授 ~ Symposium of Post-mysticism.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2 :第178页• ZUN等 .《东方外来韦编 Strange Creators of Outer World. 2018 Autumn! 》 .台北 :角川集团 ,2018. 10 :第36-39页• ZUN. 《东方绯想天》雾雨魔理沙 Ending.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07年• ZUN. 《东方神灵庙》Ending No.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1年• ZUN .《东方求闻口授 ~ Symposium of Post-mysticism.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2 :第6-17页• ZUN .《东方求闻口授 ~ Symposium of Post-mysticism. 》 .台北 :青文出版社 ,2013. 2 :第163-166页• (3)》 .台北 :东立出版社 ,2014. 4 :第3-30页,第11话• ZUN、春河もえ .《东方铃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 1 》 .台北 :台湾角川 ,2014. 2 :第29-53页,第2话• ZUN、春河もえ .《东方铃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 1 》 .台北 :台湾角川 ,2014. 2 :第55-81页,第3话• .东方心绮楼• ZUN. 《东方心绮楼》雾雨魔理沙 Ending.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13年• ZUN、春河もえ .《东方铃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 2 》 .台北 :台湾角川 ,2014. 11 :第127-147页,第12话• ZUN、春河もえ .《东方铃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 2 》 .台北 :台湾角川 ,2014. 11 :第149-170页,第13话• ZUN、春河もえ .《东方铃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 4 》 .台北 :台湾角川 ,2016. 3 :第109-131页,第27话• .东方深秘录• ZUN. 《东方深秘录》雾雨魔理沙 Ending.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14年• ZUN. 《东方绀珠传》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5年• ZUN等 .《东方外来韦编 Strange Creators of Outer World. 壱》 .东京 :角川集团 ,2015. 9 :第4-9页• (7)》 .台北 :东立出版社 ,2020. 2 :第89-118页,第34话• ZUN、春河もえ .《东方铃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 7 》 .台北 :台湾角川 ,2018. 8 :第69-92页,第50话• ZUN、春河もえ .《东方铃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 7 》 .台北 :台湾角川 ,2018. 8 :第93-118页,第51话• (8)》 .台北 :东立出版社 ,2020. 3 :第117-145页,第40话• ZUN、あずまあや .《东方茨歌仙 〜Wild and Horned Hermit. 9 》 .东京 :一迅社 ,2018. 7 :第3-31页,第41话• .东方凭依华• .东方凭依华• ZUN.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黄昏边境. 2017年• ZUN、比良坂真琴 .《东方三月精 Visionary Fairies in Shrine. 3 》 .台北 :台湾角川 ,2020. 6 :第69-94页,第13话• ZUN、比良坂真琴 .《东方三月精 Visionary Fairies in Shrine. 3 》 .台北 :台湾角川 ,2020. 6 :第95-122页,第14话• ZUN、比良坂真琴 .《东方三月精 Visionary Fairies in Shrine. 3 》 .台北 :台湾角川 ,2020. 6 :第123-168页,最终话• ZUN等 .《东方外来韦编 Strange Creators of Outer World. 2018 Autumn! 》 .东京 :角川集团 ,2018. 10 :第40-45页• ZUN等 .《东方外来韦编 Strange Creators of Outer World. 2019 Spring! 》 .东京 :角川集团 ,2019. 3 :第40-45页• ZUN .《The Grimoire of Usami 秘封倶楽部异界撮影记録》 .东京 :角川集团 ,2019. 4 :第5-20页• ZUN .《The Grimoire of Usami 秘封倶楽部异界撮影记録》 .东京 :角川集团 ,2019. 4 :第21话• ZUN .《The Grimoire of Usami 秘封倶楽部异界撮影记録》 .东京 :角川集团 ,2019. 4 :第73页• ZUN .《The Grimoire of Usami 秘封倶楽部异界撮影记録》 .东京 :角川集团 ,2019. 4 :第81-94页• ZUN、あずまあや .《东方茨歌仙 〜Wild and Horned Hermit. 10 》 .东京 :一迅社 ,2019. 9 :第39-66页,第47话• ZUN、あずまあや .《东方茨歌仙 〜Wild and Horned Hermit. 10 》 .东京 :一迅社 ,2019. 9 :第67-96页,第48话• ZUN. 《东方鬼形兽》附带文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2019年• .黄昏边境• .黄昏边境• .黄昏边境• .黄昏边境• .黄昏边境• ZUN等 .《东方Project人妖名鉴 宵暗编》 .东京 :角川集团 ,2020. 3 :第6-7页 展开全部 收起.

次の

雾雨魔理沙的能力设定_百度知道

魔理沙 家

和灵梦同为东方Project系列的主角。 初登场于《》,作为自机登场。 简介 除灵梦之外,东方系列中另一位最重要的角色。 以灵梦为游戏初始界面,魔理沙为游戏图标,是东方系列STG游戏(Windows整数作)的惯例。 (男主外女主内) 种族是人类,职业是,独居于人迹罕至的修行。 外表看起来是典型的西洋女巫的形象,常骑着扫把飞行。 喜欢收集东西但从不整理,房间脏乱程度堪称小型的魔法之森。 和灵梦相对的是,她非常努力认真,默默地修行着。 符卡多以星、光或宇宙相关事物为主题。 同时也是新作中出场最多的角色。 (由于灵梦在妖精大战争的Ending中出场,所以出场次数与灵梦并列) 基本资料 《萃梦想》、《永夜抄》、《花映冢》、《求闻史纪》 《风神录》、《地灵殿》、《星莲船》、《神灵庙》 《辉针城》、《绀珠传》、《天空璋》、《鬼形兽》、《外来韦编》 萌属性:、、、、、 登场信息 作品名 位置 称号 主题曲 自机 东洋的西洋魔术师 東洋の西洋魔術師 omake: 奇妙的魔法使 奇妙な魔法使い 自机 普通的黑魔术少女 普通の黒魔術少女 setting: 普通的黑魔术师 普通の黒魔術師 manual: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参战角色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恋色Magic 恋色マジック (白天关卡,NKZ编曲) 魔女们的舞会 魔女達の舞踏会 (夜晚关卡,U2编曲) 自机、4面BOSS B(结界组、幽冥组) 普通的黑魔术少女 普通の黒魔術少女 setting: 普通的黑魔术师 普通の黒魔術師 manual: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恋色Master spark 恋色マスタースパーク 参战角色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Oriental Dark Flight オリエンタルダークフライト Omake 自机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参战角色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story: 雾雨的魔法使 霧雨の魔法使い 星之器 ~ Casket of Star 星の器 ~ Casket of Star あきやまうに编曲 自机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自机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追加参战角色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恋色Magic 恋色マジック あきやまうに编曲 Level EX 普通的魔法使小姐 普通の魔法使いさん EX BOSS 路过的魔法使 通りすがりの魔法使い Magus Night メイガスナイト 自机 强欲的魔法使 強欲の魔法使い setting: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参战角色 代表人类的魔法使 人間代表の魔法使い Magus Night メイガスナイト あきやまうに编曲 自机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EX选择界面: 像个人类的魔法使 人間らしい魔法使い 第七日BOSS 参战角色 恐怖!学校的魔法使 恐怖!学校の魔法使い 恋色Master spark 恋色マスタースパーク oiko编曲 自机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参战角色 火力高强且喜欢星星的魔法使 高火力で星好きな魔法使い 恋色Master spark 恋色マスタースパーク 自机 极寒中颤抖的魔法使 極寒に震える魔法使い 星期三BOSS、噩梦周六BOSS 自机 普通至极的魔法使 至極普通の魔法使い 体验版1面BOSS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普通的黑魔术师 普通の黒魔術師 魔法使 魔法使い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大胆小心的人类 大胆小心な人間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极其普通的魔法师(Magician) 極めて普通のマジシャン 普通的魔法使 普通の魔法使い 森林的魔法侦探 森の魔法探偵 魔法森林的私酿者 魔法の森の密造酒• Casket of Star:星之棺。 魔女:magus是单数。 复数是magi。 Magus:魔术师。 东方三博士。 恋色マスタースパーク:恋色极限火花;恋色魔法与恋符「极限火花」。 霧雨 ( きりさめ )• 气象学中指分布稠密均匀的微细液态降水,雨滴直径小于0. 5毫米,雨量低于0. 1毫米。 0毫米。 魔 ( ま )• 沙 ( さ )• 日语中用于表示10 -8这一数量级的词;尺度为0. 魔理沙 ( まりさ )• Marisa(まりさ)的日文汉字音译。 称号:• 東洋の西洋魔術師• 普通の魔法使い• 霧雨の魔法使い• 大胆小心な人間• 《东方茨歌仙》的称号是用四字熟语+种族的基本形式来写的。 極めて普通のマジシャン• 根据作品的不同,长度由及肩至及腰不等。 在一侧编成麻花辫垂在前面,辫上有蝴蝶结装饰。 而麻花辫的位置和蝴蝶结的颜色则随着作品时有变化(《妖妖梦》中则没有麻花辫)。 实际年龄不明,因为是种族是人类的缘故,所以猜想是外表看上去的年龄(大约是少女期前半)。 虽然接近于妖梦以及帕秋莉,但是根据ZUN画的角色相对表,比妖梦和帕秋莉更高。 服饰 服饰方面,穿着标准的黑色魔女装扮,在此之上另外添加了白色的围裙。 《红魔乡》中为全身围裙,但之后的作品中变成半围裙。 戴着宽大的黑色三角巫师帽(圆锥形,顶部尖、底部宽的帽子),帽子上有大蝴蝶结装饰。 蝴蝶结的颜色主要为白色,在部分作品中有所变化。 在《地灵殿》和《心绮楼》中服饰的主色调变为了深蓝色,《心绮楼》中2P配色才是传统的黑色配色。 在宽大的帽子和裙子里似乎藏了不少东西,可能是缝有装东西的口袋。 会随着天气的改变增减衣服的厚度,也会穿长袖和短袖衣服。 这点和看上去一年四季都穿着露腋巫女服的灵梦不同。 道具 会随身携带魔法扫把和八卦炉,是魔理沙主要使用的道具。 《星莲船》的立绘中握着一件外形奇怪的道具(可能是魔杖一类的东西)。 鬼形兽 (部分内容参考自pixiv百科事典) 日文原文 金髪のロングヘアーが特徴。 柔らかそうな金髪を片側だけおさげにして前に垂らしている。 (但し、妖々夢ではおさげが無い。 ) 実年齢は不明だが、人間なので外見どおりの年齢であると思われる。 身長は、「成長期の10代前半」基準で「やや低い」のグループに属し、博麗霊夢やアリス・マーガトロイドと比べて低めで、魂魄妖夢やパチュリー・ノーレッジに近いカテゴリーに入るものの、ZUNの描いたキャラ相対表によれば妖夢やパチュリーよりは高いようである。 リボンのついた黒い三角帽(魔法使いの帽子・コーンの様に先がとがった、つばの広い帽子)を着用し、「黒系の服に白いエプロン」という服装、さらには箒を所持し、いかにも魔法使い然とした身なりをしている。 これらの服装は全作品共通しているが、デザインやカラーリングが作品によって多少異なっている。 『紅魔郷』では黒いドレスのような服に白いエプロンを着けただけの服装であったが、『妖々夢』以降は白のブラウスのような服の上に黒いサロペットスカートのような服を着用し、スカート部分に白のエプロンを着けた服装になっている。 帽子やスカートには様々な小物を入れて隠し持っている。 全体的には白と黒のカラーリングになっているが、「幻想郷縁起」にも黒い服装に黒い帽子と書かれているように作中では黒ばかり強調されていて、『紅魔郷』ではパチュリー、『妖々夢』では西行寺幽々子、『萃夢想』では妖夢と伊吹萃香、『永夜抄』では妖夢から、それぞれ「黒いの」と呼ばれている。 幽々子からは「黒い魔」とも。 是个收集爱好者。 有不服输的性格,也有心术不良的地方,但本性却很正直。 好奇心旺盛,会因此而查探任何遇到的问题,不过因此不管到哪里都会惹上麻烦。 爱戏弄人,很难要她理解对方,但和她一起会很有意思,让人心情愉快。 她的魔法非常华丽潇洒,实际上其私底下很是努力,而且不愿被他人看到努力的样子,像大型烟花一样。 成功解决的话就收取报酬,失败的话就分文不取。 日常总是在博丽神社流连,会擅自接下对巫女提出的妖怪退治的请求。 《红魔乡》中,想着也许能从红雾里寻找到宝物,出发去寻找红雾的源头。 在击倒之后进入了红魔馆,并先后和、对战。 最终成功找到红雾异变的源头——,将其打倒之后成功解决了红雾异变。 在某日前往神社的时候,被因为暴雨而无法行动的蕾米莉亚拜托,再次前往红魔馆调查,结果遇到了到处捣乱的芙兰并与其进行弹幕对决。 《妖妖梦》中,在自家门前的飞雪中发现了樱花瓣,对如此漫长的冬天产生了疑惑,从而出发去寻找春天了。 越过结界来到冥界之后,发现了这次异变的主犯——,将其打倒之后让春天回到了幻想乡。 后来受来到神社的妖梦和幽幽子所托,再次前往冥界,却发现了和…… 《萃梦想》个人路线中,因为频繁的宴会以及弥漫的妖气而觉得不对劲,进而开始调查这次的事件。 最终发现了宴会如此频繁的主犯——,原因是因为樱花的季节太短了。 将其打倒之后,解决了这次异变。 而魔理沙,认识到人类对于鬼的认知太少了,开始了对鬼的研究。 《永夜抄》被给予几本魔导书为报酬而与爱丽丝一同组队调查满月消失的事件。 在得到的指引之后,朝着迷途竹林出发了,途中遇到了前来调查夜晚的,和爱丽丝合力击倒灵梦之后,终于抵达了竹林中的永远亭。 在永远亭中发现了这次异变的主犯——和,在一番苦战之后,满月终于回到了幻想乡……后来被来到神社的辉夜建议去迷途竹林玩试胆,结果碰到了,被对方当成是辉夜派来找茬的,结果打了一架。 《花映冢》中,发现幻想乡里所有的花都在盛放,觉得这个事态不太对劲而出发调查。 在漫无目的地到处乱跑之后,无意中来到了无缘冢,遇到了正在偷懒的死神——和小町的上司——,得知幻想乡里盛放的花是因为无处可去的幽灵附于花上而导致的。 《风神录》中,灵梦接到莫名其妙的神社停业要求,魔理沙决定上山看看怎么回事。 在一路突破上山的障碍之后,见到了从外界来到幻想乡的神明——,原来神奈子希望利用博丽神社来收集山下的信仰,所以派向灵梦提出将神社转让的要求。 《绯想天》个人路线中,因为住处下起了大雨的缘故,出门寻找取回晴天的方法,却发现只有自己身边才下雨,怀疑自己是不是雨女。 在的提示下,决定去天界看看。 最后找到异变的发动者——,于是教训对方一番。 因为连神社都被地震震塌了,担心自己的家是否也能经受住地震而进行数年未遇(自从红魔乡开始)的大扫除,顺便整理一下从图书馆拿回来的书之类的东西。 《地灵殿》中,因为从地底冒出了带着大量怨灵的间歇泉,魔理沙被妖怪们委托到地底调查异变。 在和山之四天王其中之一——进行过弹幕对决之后,在其指引下来到了地灵殿,见到了地灵殿的主人——。 觉又将魔理沙带到了地灵殿的中庭,在那里可以直达地底的最深处。 在那里,魔理沙看到了古明地觉的宠物、让间歇泉喷出地面的地狱鸦——,在听说阿空想到地面上去并用核能之火将地面化为灰烬的想法之后,与其展开弹幕对决并将其击倒。 后来听说这次的事件是山上的神明策划的,于是山上询问事情的缘由,结果却发现了古明地觉的妹妹——,打倒恋之后见到了神明,得知了整个事件的缘由。 《星莲船》中,因为看到了飞行于天上的不可思议的船,想着里面会有宝物(或者满足好奇心)而出发追踪宝船。 在一路收集那些令妖精发狂的UFO型宝物并进入船上之后,被带到了法界。 在那里看到了被封印的僧侣——,在和白莲进行弹幕对决之后回到了幻想乡。 之后在检查那些UFO型宝物的时候,魔理沙发现了一条小蛇一样的东西逃窜出去,而UFO型宝物也变回了飞仓碎片的样子。 于是魔理沙一路跟着小蛇,最后发现了把飞仓碎片变成UFO型的幕后黑手——并将其打倒。 《大战争》中,因为碰巧遇到刚刚打败三月精而斗志昂扬的,决定手下留情陪琪露诺 玩 ( 弹幕对决 )一下。 《神灵庙》中,到处漂浮的灵体让魔理沙感到非常好奇,决定前往冥界调查,在西行寺幽幽子的指引下来到了命莲寺后面的墓地。 在那里遇到了复活的圣人——,在与其进行弹幕对决之后,到处漂浮的灵体因为神子的出现而消失,算是解决了这次的事件。 后来听说妖怪们找来强大的家伙来对付神子,于是决定去命莲寺看看新来的妖怪——…… 《求闻口授》中,接受的委托,作为这次会谈的主持。 《心绮楼》个人路线中,决定先下手为强抢占人气。 在击败众多对手收集了大量人气之后遇到了二岩猯藏,在猯藏的提醒之下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并在丑时三刻前赶到了人类村落,在人类村落中遇到了引发这次骚动的人——。 《辉针城》中,因为八卦炉的变化和妖怪的暴动而出发调查异变。 在打到古琵琶的付丧神——和之后,进入了空中的颠倒之城——辉针城。 在击倒了这次引发异变的幕后黑手、喜欢颠倒逆反的天邪鬼——和被唆使利用万宝槌的力量引发这次异变的小人族后裔——之后,暂时平息了这次异变,之后魔理沙为了将万宝槌的魔力完全清除而到处奔波……后来再次出现了异变一般的魔力的风暴,魔理沙再次闯进了风暴之中,发现之前借助万宝槌而获得力量的付丧神们从别的地方得到维持自身的力量,想要谋求自身的独立。 魔理沙和教导付丧神们维持自身力量方法的太鼓的付丧神——展开符卡对决并将其击败。 在外界遇到了并惩罚了她。 先是打败了 月兔 ( 菜鸟 ),从她的口中得知了基地的位置。 接着又打败了阻拦她的,接着前往月之都。 谁知却闯进了梦境。 打败了后,终于来到了月之都。 她没想到月之都竟如此冷清,接着她遇到了,打败其之后,探女告诉魔理沙,其实她是月之民,有人压迫月之民,因此她们才不得不想移居到幻想乡。 并且用她的能力告诉魔理沙,她必须拯救月之都。 纯狐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于是狠狠地找魔理沙发泄。 魔理沙打败其之后,回到了幻想乡,在家里休息时突然进来了,夸她是大英雄, 还说了许多她捉摸不透的话。 但后来,对幻想乡的侵略却依旧没有停止,魔理沙只好前去月之民现居住的梦境中,打败了 真正的幕后黑手,拯救了月之民和幻想乡。 《凭依华》个人路线中,与组队尝试解决异变,但在与和的战斗中被强制互换了队友,导致紫苑成为了魔理沙的下仆,恋则成为了女苑的下仆。 因为紫苑的能力,魔理沙当场晕倒。 魔法使使用魔法有很大一部分运气成分,而紫苑凭依魔理沙后使她运气大幅下降,当场昏倒。 非到昏厥 《天空璋》中,魔理沙同样注意到了天气的异常情况,但在没有调查头绪的情况下被卷入战斗,之后在妖怪之山遇到了,与其战斗后却因为合欢并不喜欢离开自己的领地,未得到有用的信息。 来到神社后,魔理沙怀疑神社的石狮子是异变元凶并退治了她,在发现是一场误会后,魔理沙打算调查最后一个季节对应的场所——魔法之森。 在这里她遇见了因为力量大增而打算找人练手的,在战斗后魔理沙发现了成美背后的门并跳了进去。 在门后的后户之国里,她遭到了和的试炼,通过试炼后,两童子告诉魔理沙她们是在发掘其他人潜在的力量,并将她招待至前。 摩多罗隐岐奈告诉魔理沙她在寻找两童子的继任者,试图拉拢魔理沙。 回到魔法之森后,在与成美的交流中发现自己力量的增强也是受背后的门所影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魔理沙再次前往后户之国寻找摩多罗隐岐奈。 挑战过后,隐岐奈告知魔理沙被录取,但被拒绝了。 能力的详细说明 操作魔法程度的能力、主要是使用魔法程度的能力、使用魔法程度的能力• 作为一名人类魔法使,魔理沙擅长使用的魔法是光与热的魔法。 虽然是只有破坏物品程度的魔法,但是单纯论破坏力的话在人类之中是非常强大的。 使用的魔法弱点很少,无论对人还是妖怪都很有效,因此也常常接受妖怪退治的委托。 在符卡规则之下,魔理沙那华丽的魔法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尽管是华丽无比的魔法,背后却是朴实无华的启动方式。 在魔法之森中采集原料、加工,然后以不同的方式处理,寻找可以启动魔法的方法。 本报的记者经过三天三夜的埋伏,最终好不容易成功的拍摄到了一张犯罪现场的照片。 但很不巧的是当时负责拍摄的记者过分专注于拍摄,而忘记了去制止犯罪行为实在是让人感到很遗憾。 被认为是犯人的人物是邋遢的住在魔法森林当中的雾雨魔理沙(人类)。 当问到那些受害人的时候他们却说:「犯人是谁虽然知道呢」如此吞吞吐吐的样子。 如此推测这个事件应该会和红雾异变有相当的关联。 犯罪手法相当的普通,堂堂正正的从后门潜入后,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馆内大摇大摆的走动,之后就寻找一些自己喜欢的图书类物品拿走。 像红魔馆那样的大房子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完全无人的状态,平常都有人在却还让犯人得逞,这一点上也可以感觉到红魔馆本身防范意识的淡薄。 话说回来,既然不是完全无人,也许就不能称之为窃贼 吧。 不过,因为既不像强盗那样强横,也没有怪盗那么大胆,所以最后还是觉得用窃贼最合适。 因此,本报就将其统一称之为窃贼。 另外,根据受害者的不同,犯人有时还留下了如下的发言。 「叫我窃贼还真过分啊。 况且我只是潜入进来也没有盗窃啊。 反正跟你们的人生相比我的一生压倒性的短,等我死了之后你们再全部一起回收不就好了吗?在那之前我只是借用一下。 这样对于这些东西来说也是更好的选择啊」 虽然说发言的内容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了人类幼稚无知的一面,但比起那个来居民和犯人会这样闲谈更让人感到惊奇。 详细的经过虽然尚不明了,但在上个月经人类之手解决,幻想乡也恢复了夏日的阳光。 我想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个名字的。 」 魔:「三流啊。 上面写的内容真是过分。 究竟是哪里的笨蛋写了这样的东西啊」 文:「过于正确的情报,确实在某些时候会遭到非难。 」 魔:「就是你吧。 写这个东西的笨蛋」 文:「就算你再怎么非难我也不会停止报道的写作的」 魔:「你虽然没有活动的笨蛋那么麻烦。 话说回来,你说幻想乡最快…但这个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 文:「是红雾异变的时候……大概也就是20年前吧?还是12年前来着?」 魔:「是2年前啦,你还真是个拥有高速生物钟的家伙呢。 你把那么老的报道拿出来登报纸究竟想干嘛啊?」 文:「你手里那张报纸本来就是2年前发行的东西哦。 」 魔:「啊啊,说起来好像也许是有那么一回事情吧。 没有坏的照相机本来在幻想乡当中就不多见……不是,稍微等等。 就是说你一直瞒着我在背后对我进行了2年这样的报道吗?」 文:「我呢,只不过是传达幻想乡最真实的一面而已。 」 魔:「真受不了你这个让人无语的乌鸦了。 究竟都躲在什么地方的啊」 文:「我们天狗的眼睛一直都从空中监视着幻想乡。 耳朵则乘风而来听取别人的话语。 不管你在哪里想做坏事,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魔:「就是说一帮子千里眼顺风耳的闲人集团吗?那嗅觉是不是也跟狗一样呢?」 文:「无可奉告」 魔:「说起来,我听到有传闻说在外面喝酒啦,吃美味的食物啦什么的时候你的那些同伴就会不知道从哪里相继冒出来。 果然跟狗一样?」 文:「毫无根据的事情,请不要捏造谎言来恶意中伤!」 魔:「啊啊是吗。 不过从这个报纸发行到现在2年间都没有受到非难来看,这东西的发行份数还真是少的可怜啊。 」 文:「必须让我的报纸更普及一些才行呢」 魔:「我倒认为这是跟内容相称的发行量啊。 不过说起来,在外面的世界里读报纸似乎能得到酒啦,洗涤剂啦或者其他什么礼品之类呢。 这个报纸里没有那些东西的吗?」 文:「没有」 魔:「可以的话有酒就行了啊」 文:「我都说了没有那种东西的。 」 魔:「结果报道的内容也就一般般而已啊。 不过,这张报纸我就拿着了。 拍的还是满不错的」 文:「啊,那个是我用来保存的一张,所以不行的。 」 魔:「只是借一下而已啦。 在我死之前」 文:「真是你这家伙,看上去就是个长寿的人呢」 其他 弹幕游戏中的特色 作为自机,魔理沙几乎和高火力与高移速 还有 胖挂钩。 相比于另一个主角灵梦,魔理沙的射击方案则显得比较多样化,其特点如下:• 幻影激光(Illusion Laser):与魔理沙最有名的极限火花相挂钩的自机射击方案,直线射击的激光,范围较窄。 在较早的几作中,魔理沙的幻影激光具有穿透效果,在清理被其他杂鱼挡住的板顶杂鱼时效果不错。 且伤害较高,配合最早的霰射主火力时对道中的压制力甚至比针灵梦还要高。 而缺点是红魔乡的激光以及妖妖梦的Stream Laser输出有真空期,降低道中压制力以及Boss战的伤害。 妖妖梦低速的幻影激光输出范围太窄较难打到Boss。 风神录后主火力变为只有直线的两条弹链但幻影激光不再有输出真空期,因此风神录与星莲船的幻影激光配置变成了只能打正方向的直线穿透机。 这时的优点则是伤害高Boss战有机会速攻 (而风神录的3P时的右子机在高速时伤害奇高,这是BUG,游戏中对手又大多是神明,此子机又被称为弑神炮),且可以无视一些阻挡自机子弹的敌方道具。 缺点是道中过程艰难。 魔法飞弹(Magic Missile):魔理沙真正的最高伤害射击方案,范围很窄。 发射初速较慢的魔法飞弹,命中敌人爆炸,有一定的范围伤害。 Boss战能速战速决,只要能保持在Boss正下方避弹就能有效减少避弹时间减少miss几率。 也能在道中很好地处理先后往同一个位置跑的杂鱼,且在高速横拉时即时命中的主火力和延迟命中的飞弹能构成火力网清扫道中杂鱼。 但最为明显的缺点是不掌握方法道中过程会异常艰难。 在某几作中魔法飞弹会有Magic Napalm, Stardust Missile, Spread Star以及Magic Drain Missile的变种,拥有特殊效果但其直线延迟弹的射击性质没有改变。 光弹合一:从神灵庙到绀珠传的射击方式,高速幻影激光低速魔法飞弹。 比较尴尬的组合,激光从神灵庙开始没了穿透效果(此效果先后给了妖梦、铃仙和文文),且霰射角度不够对道中压制效果不好,自机必须左右折返才能清版。 而低速飞弹的原设定最高伤害则是被神灵庙乱刀妖梦以及辉针城银刃咲夜先后打脸。 鬼形兽狼灵的高伤害飞弹和鹰灵的穿透激光挽尊,且这一作的飞弹射击频率是以前的两倍。 道中更好压了• 神奇的新射击方案:魔理沙在风神录以及星莲船分别拿出了设置型子机Cold Inferno以及霰射型子机Super Shortwave,可能是魔理沙新设计出来并投入实战的。 较高的移速:更快的移速,背板时更容易就位。 避弹时更容易Biu• 这其实是关于对机体移速是否习惯的问题。 易收集道具:魔理沙作为自机时收点线会比其他自机低一些,收点以及获得蓝点的最大分数更容易。 再考虑到魔理沙因为火力原因收符卡较快,魔理沙比较容易获得高分数。 总体来说,魔理沙是属于高手向的类型。 若是掌握了避弹技巧以及熟悉了魔理沙的移动速度,你就可以收获到魔理沙自机带来的击破Boss的极速感以及高分的成就感。 道具 她使用的道具有魔法之帚、八卦炉、自制魔导书等等。 jp 魔理沙用来飞行的扫把。 其实魔理沙不需要扫帚也可以飞,不过她认为不用扫帚就不像魔女。 本来只是一把普通的竹帚,不过用多了之后,也受到影响,成长成了奇妙的扫把。 应该已经死去的木柄,在尾部似乎有继续长叶,那和魔法是无关的。 魔理沙的宝物。 与老家的父亲断绝关系、一个人住到魔法森林的时候,担心她的霖之助制作并赠给她的魔法道具。 以魔力为燃料的小小的火炉,可以释放出小到煮一顿晚饭的小火,大到能烧毁一座山程度的超常大火。 而且,从炉子的一角还能吹出风来,夏天可以用来乘凉。 此外,还被赋予了除魔、带来好运、空气净化机能等各种各样的能力。 平时放在裙子里(《香霖堂》)、帽子中(《儚月抄》)等等,隐藏着携带。 Master Spark也是通过在迷你八卦炉里设置咒文、使用八卦炉释放的。 所以,并不是通过魔理沙自己的手而发出的。 《萃梦想》和《绯想天》中的dot绘 像素图 中,仔细看的话,也会看到出现了迷你八卦炉。 顺带一提,自《风神录》以后的作品中,魔理沙的普通射击也使用了迷你八卦炉。 虽然魔理沙是西洋风格的魔法使,但这个炉子却富有东方风格。 八卦炉呈八边形,上面印了一个圆圆的八卦图案。 参考:• 丹(丹药)是一种能的灵药。 或许是以水银为原料而制成的药品。 魔理沙想要炼制丹药,但老是失败。 顺带一提,冬天窝在家里炼制的丹药,有点太大了而吃不下去。 需要改良。 txt 魔导书 无论魔法实验成功与否,都会记载在魔导书上。 虽说有魔导书之名,实则上只是一本笔记簿而已。 大概是觉得魔法使得有一本魔导书吧。 常见的昵称有:黑白、摸你傻、沙沙等。 与大多数的魔法使一样,实际上自身也能飞,只不过魔理沙觉得有扫帚比较像魔法使。 她的扫帚只是普通的扫帚,不算是魔法道具。 (一种语气词,如啦、呀)(主要是中间的星星给人留下了许多印象。 在永夜抄中,魔理沙没有被那会使普通人类变得疯狂的满月所影响。 当爱丽丝询问她是否无恙时,她说她平时就处于疯狂状态。 当然她这样说是在开玩笑,真正的疯子是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异常的。 就像灵梦和咲夜面对满月也能保持理智那样。 这也许是因为那些意志力强大的人足以克服满月的影响。 截止到2019年的《》,除《》、《》、《》以及《》外,所有Windows平台的东方STG作品的主程序图标都是魔理沙(包括没有魔理沙登场的《东方文花帖》)。 魔理沙曾出现在《》、《》和《》的游戏封面图上。 和食派,能够记得清自己迄今为止吃过面包的个数(13个)。 屁股是她的秘密武器(绯想天和心绮楼中可以用屁股来攻击对手,且在东方STG作品里靠近魔理沙屁股的杂鱼也有击破判定) 因此获得「尻雨魔理沙」的不雅称号。 其实风神录开始的STG所有的自机主炮都有尻击功能,STG玩家记得最清楚的应是《弹幕天邪鬼》的鬼人正邪副手诅咒人偶配置和《东方天空璋》的博丽灵梦在EX的土用配置,但奈何地面格斗作动作深入人心。 魔理沙是东方系列(正作及旧作)中出场最为频繁的角色之一,仅次于在东方第一作《》中多出现一次的灵梦。 在新作中与灵梦并列(《妖精大战争》中魔理沙作为EX面出场,灵梦在Ending中出场。 魔理沙曾在年东方角色人气投票中三次名列榜首。 而且绀珠传的魔理沙立绘有些莫名的生无可恋• 但是噩梦日记的梦之住民魔理沙却和摩多罗隐岐奈一起对堇子 后向射击 ( 爆菊 )。 真香!• 在西方秋霜玉中,魔理沙为EX第一位头目出场。 秋霜玉在红魔乡两年前发售。 另外,其全部魔法的星形弹幕主调似乎是学自(见,魔理沙还在侍奉的时候,在最终头目战所使用的原始天仪)(但PC98平台作品与Windows平台作品设定并不完全相通)。 没发现魔理沙立绘中的扫把一作比一作弯么?• 魔理沙有着搜集东西的癖好,不管那些东西有没有物主。 有证言说那些使她的房子成为幻想乡第一乱的收藏品中,她从来不会丢弃其中任何一个。 尽管如此,她搜集物品时似乎不曾去了解其价值,比如霖之助有一次从她的废品堆里面找出一把名为的古剑。 魔理沙是在所有东方作品中极少数被确定有着家庭成员的角色。 他们从未被提及姓名,甚至任何游戏中也没有相关对话,不过《》中说魔理沙是独女。 还有,根据第十九章所述,她的父亲现在仍在生活着。 雾雨家的人似乎都有着魔法使的血统,但是都没有从事魔法使。 但魔理沙舍弃了本家,在魔法之森的雾雨邸住下了。 远离人们的生活是魔法使的宿命。 不知为何原因与自己的家人断绝了联系,即使有事时路过村落也不愿去雾雨家一趟,在雾雨家唯一关系最亲密的是雾雨家曾经的雇员,经常和灵梦到香霖堂玩。 5作《》的宣传海报主角。 5月16日在日文里是恋色の日的谐音,所以这一天也被大家当作是魔理沙的日子。 在茨歌仙中被一只妖狐假冒,那只妖狐大多是以长著狐耳狐尾的魔理沙的形象登场。 (茨歌仙36话)• 鉴于梦境世界居民的感情是现实居民的夸张体现,可见魔理沙内心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被他人关注。 在《香霖堂》、《萃梦想》、《绯想天》中,都曾提及过魔理沙的属性以五行来看是水属性,也是因为这样在《天空璋》中魔理沙象征的季节是冬季。 另外在《凭依华》中,布都也对魔理沙说到「你增加了火力呢,你明明是水属性的还真是在做着麻烦的事情」,言下之意可能是指魔理沙选择了与自己的属性不合适的战斗方法。 二次设定• 相对于灵梦较为稳定的发色(黑、深棕红),魔理沙的发色几乎每一作都不一样(旧作《封魔录》中还有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深红色),于是有了经常染发的嫌疑。 非常擅长盗窃,而且还是个惯偷。 厚颜无耻到了一定程度,地灵殿中亲口承认职业已经由魔法使转职为盗贼了(尽管是吐槽爱丽丝的)。 窃书不能算偷……窃书!……魔法使的事,能算偷么?• 在某些同人作品中,连博丽神社的赛钱箱都一整个偷走。 地灵殿似乎是魔理沙二设定位的一个转折点,正式由充愣转变为吐槽役,对象包括三位支援以及所有BOSS,最后在EX关卡连神主都被吐了。 有收藏癖,每次都从不知何处带一两件东西拿回家,不过从来不会对带回家的东西加以整理,使得物品越来越多把家里堆积的满满的,和同有收藏癖的爱丽丝截然不同,所以幻想乡头号脏乱差当数雾雨邸。 常见的CP有灵梦(主角组)、爱丽丝(咏唱组)、帕秋莉、霖之助、成美等。 总是出现在博丽神社,似乎很喜欢灵梦的样子,两人交情十分深厚。 一设无数次提到魔理沙与灵梦关系密切,因此这一对主角结成历年东方人气投票排名最高的CP也是理所应当。 与同样住在魔法之森的爱丽丝来往密切,却在表面上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因此被二次设定为存在暧昧关系;这些二次设定一般认为二人表面上差劲的关系是爱丽丝傲娇的表现。 霖之助从魔理沙小的时候就在雾雨店打工,魔理沙出走之后霖之助制作了迷你八卦炉送给她;少女时期的魔理沙也经常和灵梦一起去香霖堂玩,所以在一些二次同人中魔理沙和霖之助结成了东方Project少有的烧死向CP。 貌似魔理沙曾经帮助过一个地藏,所以和组成CP。 因为在《茨歌仙》中对长生不老表现出兴趣,所以坊间传闻魔理沙打算和所有cp永世纠缠不休的说法。 松尾芭蕉• 《东方电气笛》中出现过红美铃乱动她的帽子结果被炸倒的画面。 由于一设并没有强调八卦炉只有一个,二设里就变成了不止一个;《风神录》以后魔理沙的子机外观类似八卦炉,因此二设经常认为八卦炉就是伴随魔理沙飞行的子机。 八卦炉装载有浮游炮系统(风神录中,魔理沙的子机能暂时设置于远离自机的位置并独立发射弹幕)。 浮游炮八卦炉是从爱丽丝那里得到的启发。 发动彗星系符卡时,魔理沙会将八卦炉安放于扫帚尾部反向喷射获得推进力。 不知道为什么在油库里的COC TRPG视频经常扮演鬼畜角色 比如说妖梦与看明白就很恐怖的克苏鲁神话里的黄龙魔理沙,还有霰弹枪鱼人里枪杀 残杀自卫队的警察魔理沙。 在新日暮里的世界的名字叫贝奥兰迪,的跟班之一。 在铃奈庵剧情中被被妖怪附身的小铃击昏,凭依华中和恋恋一起被依神姐妹完败 非到昏阙。 连续吃瘪后在凭依华对话中魔理沙有想超越人类的倾向。 衍生角色.

次の

雾雨魔理沙的能力设定_百度知道

魔理沙 家

不过这个魔法使只是一种职业而已,她是人类。 身穿黑色的衣服,戴着巨大的黑帽子,常常去拜访神社。 基本上不去人类村落。 雾雨家是不使用魔法道具的,大概就是这样。 不过,要进入魔法森林并找到这家店是很困难的,无法了解她接受过什么工作,而且从没见过她工作的样子。 性格爱戏弄人,很难要她理解对方,但和她一起会很有意思,让人心情愉快。 能力 能使用魔法。 她善长于光和热的魔法。 这样说的她使用的魔法十分华丽,启动的方式却很通俗。 首先,魔法的原料是异常的蘑菇,只能到相应的地方去采摘。 再经过数日独方调配的煮熬,煮成汤汁。 汤汁再加几种材料调配,晒干成固体。 这样魔法实验才总算可以开始。 将固体物加热,变回山之水后,进行各种实验。 有时就能发动十分稀罕的魔法。 伴随成功和失败,之后继续去采摘蘑菇,如此循环。 她的魔法外表看来华丽潇洒,实际上是背后默默的努力堆积而成的。 而且她不愿被别人看到她努力的样子。 就像大型烟花一样。 她说这是魔法森林的影响。 雾雨魔法店 她的正职。 虽说如此,但从未见过她工作的样子。 她的家就是店铺,不但处于容易迷路的魔法森林,而且很少在家。 一点也不像在营业。 店内凌乱不堪,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魔法森林了。 至于工作的内容,小至赌博的预言,大至帮忙解决异变,都是接受的范围。 不过,见过她的魔法后,夏天烟花大会请她帮忙,也算是不错的主意吧。 成功的话就拿下报酬,失败的话则一文不取,意外地心肠不错。 她使用的魔法 虽说是魔法店,不过实际上她并不是什么魔法都会用。 她的魔法,只有破坏物品的程度,受托的工作也多数和退治妖怪有关。 她常流连在神社,对于博丽巫女妖怪退治的请求,总是乐于接受。 她对于退治妖怪十分在行,特别是符卡规则成立时,那华丽的魔法就能发挥至极点。 她和巫女在妖怪退治上竞争,同时也在互相修行。 小偷事业 她还有一项职业,就是偷盗。 而且看来比店铺还要热心。 特别是书类,她从来没有罪恶感,因此很容易遭窃。 虽说稗田家的幻想乡缘起现时还没有受害过,不过此书被她知道了话,也会有危险的。 道具 魔法使有时也会使用道具。 使用的道具有魔法之帚、迷你八卦炉、自制魔导书等等。 魔法之帚是她自己的想法,魔法使必须有扫把在身边。 本来只是一把普通的竹帚,不过用多了之后,也受到影响,成长成了奇妙的扫把。 应该已经死去的木柄,在尾部似乎有继续长叶,那和魔法是无关的。 迷你八卦炉是她最大的武器,同时魔法实验和料理都不可欠缺。 是一种幻想乡中稀有的小型强火力道具。 魔力来自燃料,能够调节成晚餐用的小火或者山火般的强火。 无论魔法实验成功与否,都会记载在魔导书上。 虽说有魔导书之名,实则上只是一本笔记簿而已。 大概是觉得魔法使得有一本魔导书吧。 东方红魔乡 和灵梦一样,是东方系列的主人公。 魔理沙性格有些乖僻,其实性格不是很好。 住的离人类世界相当远。 不禁令人怀疑到底是不是人类,但她确实是人类。 这次穿上了围裙一样的东西,还真是没有魔法使的样子呢…… manual 怀着魔法师的宿命,远离人烟而生活的少女。 她有着相当灵活的头脑,却不利用它为自己谋利。 作为一个超脱世俗的存在,魔理沙很少和人类接触。 她只会因为得到想要的东西而满足。 其中,灵梦是她最喜欢的东西(?),所以她常常会去神社玩。 她使用魔法作为武器,放荡不羁的过着日子。 东方妖妖梦 住在幻想乡的,有点普通的魔法使。 有收集癖。 感觉这个癖好年年在加重。 几乎不会邀人进去的雾雨宅邸,位于幻想乡的森林中(通称 魔法森林) 是一处雅致而舒适的建筑物。 但建筑里面,却极为杂乱,如果发生地震的话好像就要被道具的雪崩给击垮一样。 魔法道具如果被集中在一处,就会相互干涉从而削弱或是加强其特性,或者,会带上其它特性。 这个家中说不定沉睡着拥有魔理沙都不知道的力量的道具。 附带一提,冬天守在家中制作的丹药,有些过于大了所以吞不下去,需要改良。 manual 普通的少女。 一旦天冷了(由于套在厚厚的衣服里)能力就会有所下降。 把将魔法的力量用在对世间没用处的地方当做她的生存意义。 很容易随遇而安 适应环境。 目前施展的最大的魔法是,将自家地下的温泉地脉召唤出来,当做地板暖气来使用。 实际上是个挺勤奋的人,也是个收藏家。 雾雨家里,狭窄的房间堆满了不知道从哪偷来的贵重的魔导书和魔法道具。 不过,她从没打算用。 她的武器就是魔法。 最近,她的目标是炼成丹药。 东方萃梦想 普通的魔法使。 待在人们很少经过魔法之森的家、 每天都继续着对魔法的研究。 性格很直爽、并且很讨厌输这种事、本性也是一根筋的感觉。 不管到哪里都会给别人添麻烦、实际上给人麻烦的行动也很多。 待在森林的理由之一、正是因为不会有人经过。 由于不想在研究中被别人打扰、想见别人的时候自己去找就行。 也有有着像是专用的手机之类的东西、但是,她会在所去的地方做各种各样烦人的事情。 不论是哪里的人,都会说魔理沙打扰了他们。 拥有着速度及力量、但却不擅长体术。 移动很迅速、但可惜的是技巧一团糟。 力量比用魔法的纠缠效果还好。 东方永夜抄 居住在幻想乡,一位普通的魔法师。 有收集癖。 住在几乎不会有人类到访的魔法森林中,终日埋头研究魔法,无拘无束地生活着。 虽然魔法师给人的印像总是足不出户,但她却是经常出门。 魔理沙在研究魔法的时候,绝不希望被人从旁打扰。 但除此以外,她其实是一个很喜欢热闹的人。 因为其它人无法轻易靠近,才会选择定居在森林的。 不过, 这并非是为了不想让人见到研究途中的东西,才隐藏起来的。 (魔理沙语) 4面 普通的魔法师小姐。 子时以后,森林就突然骚动起来。 早就有些不祥的预感,现在看来是应验了的样子。 通常于子时以后,离天亮也就是几个小时而已,然而夜幕却仿佛永远一般,迟迟不愿意升起。 这可真是有趣了,一鼔劲头,怱怱忙忙地出发…… ,当找到犯人的时候,难免显得有些急躁。 manual 魔法使小姐。 她是个身为人类的魔法师,住在魔法之森,有着使用魔法的能力。 她对于堆放着杂乱物品的屋子束手无策,整天就在家中翻箱倒柜的寻找书籍与道具。 她一心想研究出可以扫除房间的魔法,不过不用说,一点成果都没有。 她平时非常努力,并有收集物品的嗜好。 她整天就在家里翻箱倒柜,在一片杂乱中寻找书籍和道具。 她使用魔法作为武器,在黑暗中她使用魔法来照明。 东方花映冢 幻想乡居住的普通的魔法使。 收集爱好者。 居住在很少有人去的魔法之森、一边做的魔法研究一边自由愉快地生活着。 全部的行动都是为了自己、去解决异变也是因为自己想去解决。 这次因为不管走到哪里都充满了异变,所以干脆就自己到处走走看看(来解决问题)。 manual 住在魔法森林的人类,有使用魔法的能力。 这场让幻想乡被花淹没的异变并没有影响到森林,毕竟森林可不需要那样漂亮的植物。 不过,那场异变对她倒是产生了一点点影响——她还是喜欢上了森林外那些花。 东方风神录 在幻想乡居住的普通魔法使。 有收集癖。 虽然看上去很别扭,但内在比任何人都率直。 总是穿着黑衣服,不过她深信着魔法使穿黑衣服的理由是因为黑衣服就算脏了也不容易看出来。 真是率直啊。 这次发现灵梦有所行动于是自己也行动起来了,因为不想看到发生像异变一样的异变,一边考虑着到达目的地时该说什么一边去向大山挑战。 东方绯想天 性格:看上去很没礼貌而且坏心眼,不太让人喜欢,但其实是个直白的人。 顺便,她是个收集家。 东方地灵殿 居住在幻想乡的一名普通的魔法使,有收集癖。 虽然看起来性格扭曲,其实内心比谁都耿直。 一直都穿着黑色的衣服。 那是因为她认为魔法使就应该是黑色的,以及黑色的衣服不容易脏这些理由。 性子非常直。 很喜欢又黑又窄的空间。 manual 因为擅使魔法,和使用魔法的妖怪比较投契。 只是,不是很讨人喜欢。 东方星莲船 居住在幻想乡的魔法师。 有收集癖。 外表像个不老实的家伙,实际上性格相当直来直去。 平常总是穿着黑色的衣服,深信魔法师身着黑色,是因为这样衣服看上去不容易脏。 真是个直来直去的家伙。 实际上,并不认为宝船上有宝藏。 世界上哪来那样的好事。 即使没有宝藏,也想乘上船玩一玩。 真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 妖精大战争 ~ 东方三月精 妖精大战争没有相关文字设定。 东方神灵庙 住在幻想乡的普通的魔法使。 有收集癖。 看似性格别扭,其实比谁都要直来直往。 总是穿着黑色衣服,是因为她觉得魔法使就应该是黑色的,还有污垢不显眼这种理由。 很直爽的。 觉察到了神灵充斥着人类的欲望的她,其行动的动力是纯粹的好奇心。 好奇心也是一种欲望。 东方心绮楼 村庄因为祭典而变得熙熙攘攘。 但是,在这个祭典中却有着颓废且转瞬即逝的气息。 这是以抓住人心为工作的宗教家们喜欢的气息。 她决定先下手为强,在宗教家们占便宜之前 开始了增加自己的同伴的战斗。 东方辉针城 住于幻想乡,普通的魔法使。 有收集癖。 迷你八卦炉释放出强烈的火焰。 八卦炉会自己喷火所以没办法放置于家中。 而魔法森林里长年阴湿所以倒不用担心引发森林大火…… 东方深秘录 在和灵梦战斗的时候,从自己的身体中产生了神秘珠。 将那样的神秘珠集齐七个就会有某件事发生,这样的传言正在风行。 为了尽快收集神秘珠而出发的她,无意中得知了会拥有神秘珠的究竟都是什么样的家伙。 东方绀珠传 住在幻想乡的普通的魔法使。 有收集癖。 因为某个奇妙的契机,得到了月都的力量石。 看起来是这个力量石让都市传说具现化的。 刚开始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月之使者终于出现了。 其它资料 文文。 本报的记者经过三天三夜的埋伏,最终好不容易成功的拍摄到了一张犯罪现场的照片。 但很不巧的是当时负责拍摄的记者过分专注于拍摄,而忘记了去制止犯罪行为实在是让人感到很遗憾。 被认为是犯人的人物是邋遢的住在魔法森林当中的雾雨魔理沙(人类)。 当问到那些受害人的时候他们却说:「犯人是谁虽然知道呢」如此吞吞吐吐的样子。 如此推测这个事件应该会和红雾异变有相当的关联。 犯罪手法相当的普通,堂堂正正的从后门潜入后,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馆内大摇大摆的走动,之后就寻找一些自己喜欢的图书类物品拿走。 像红魔馆那样的大房子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完全无人的状态,平常都有人在却还让犯人得逞,这一点上也可以感觉到红魔馆本身防范意识的淡薄。 话说回来,既然不是完全无人,也许就不能称之为窃贼吧。 不过,因为既不像强盗那样强横,也没有怪盗那么大胆,所以最后还是觉得用窃贼最合适。 因此,本报就将其统一称之为窃贼。 另外,根据受害者的不同,犯人有时还留下了如下的发言。 「叫我窃贼还真过分啊。 况且我只是潜入进来也没有盗窃啊。 反正跟你们的人生相比我的一生压倒性的短,等我死了之后你们再全部一起回收不就好了吗?在那之前我只是借用一下。 这样对于这些东西来说也是更好的选择啊」 虽然说发言的内容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了人类幼稚无知的一面,但比起那个来居民和犯人会这样闲谈更让人感到惊奇。 详细的经过虽然尚不明了,但在上个月经人类之手解决,幻想乡也恢复了夏日的阳光。 我想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个名字的。 」 魔:「三流啊。 上面写的内容真是过分。 究竟是哪里的笨蛋写了这样的东西啊」 文:「过于正确的情报,确实在某些时候会遭到非难。 」 魔:「就是你吧。 写这个东西的笨蛋」 文:「就算你再怎么非难我也不会停止报道的写作的」 魔:「你虽然没有活动的笨蛋那么麻烦。 话说回来,你说幻想乡最快…但这个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 文:「是红雾异变的时候……大概也就是20年前吧?还是12年前来着?」 魔:「是2年前啦,你还真是个拥有高速生物钟的家伙呢。 你把那么老的报道拿出来登报纸究竟想干嘛啊?」 文:「你手里那张报纸本来就是2年前发行的东西哦。 」 魔:「啊啊,说起来好像也许是有那么一回事情吧。 没有坏的照相机本来在幻想乡当中就不多见……不是,稍微等等。 就是说你一直瞒着我在背后对我进行了2年这样的报道吗?」 文:「我呢,只不过是传达幻想乡最真实的一面而已。 」 魔:「真受不了你这个让人无语的乌鸦了。 究竟都躲在什么地方的啊」 文:「我们天狗的眼睛一直都从空中监视着幻想乡。 耳朵则乘风而来听取别人的话语。 不管你在哪里想做坏事,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魔:「就是说一帮子千里眼顺风耳的闲人集团吗?那嗅觉是不是也跟狗一样呢?」 文:「无可奉告」 魔:「说起来,我听到有传闻说在外面喝酒啦,吃美味的食物啦什么的时候你的那些同伴就会不知道从哪里相继冒出来。 果然跟狗一样?」 文:「毫无根据的事情,请不要捏造谎言来恶意中伤!」 魔:「啊啊是吗。 不过从这个报纸发行到现在2年间都没有受到非难来看,这东西的发行份数还真是少的可怜啊。 」 文:「必须让我的报纸更普及一些才行呢」 魔:「我倒认为这是跟内容相称的发行量啊。 不过说起来,在外面的世界里读报纸似乎能得到酒啦,洗涤剂啦或者其他什么礼品之类呢。 这个报纸里没有那些东西的吗?」 文:「没有」 魔:「可以的话有酒就行了啊」 文:「我都说了没有那种东西的。 」 魔:「结果报道的内容也就一般般而已啊。 不过,这张报纸我就拿着了。 拍的还是满不错的」 文:「啊,那个是我用来保存的一张,所以不行的。 」 魔:「只是借一下而已啦。 在我死之前」 文:「真是你这家伙,看上去就是个长寿的人呢」 东方求闻口授 花果子念报 第百二十五季 卯月之五 暗中发生的大战争 狠狠惩罚淘气的妖精? 「我要去见比我更强的家伙!」 妖精在赏花席上这么说道。 貌似是在我们赏花的时候妖精们进行了决定最强妖精的战斗。 虽然很可惜没能进行关于这方面的采访,但在这场战争中抢到了最强之座的琪露诺(妖精)显得很得意。 「是呐,虽然妖怪赏花会已经结束了……但在那边有一个很强的人哦。 」 感觉很有趣所以我便诱导着那个妖精,并跟在了她的后头。 我带她去见的人是雾雨魔理沙小姐(人类)。 她在平时跟妖精的关系就很好,让她跟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的妖精打起来不知会怎样呐。 本次我观察的重点是这个。 「真有趣。 来验证一下妖精能让我享受到什么程度好了!」 喝醉了的人类与沉溺于力量的妖精的余兴开始了。 内容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但魔理沙小姐对付妖精时没有使出全力而是一直耍着她玩的地方给人印象很深。 特别是她都不用自己擅长的激光炮打这点很有趣。 人类跟妖怪比起来要弱得多。 每天光活着都很吃力,就算是跟妖精打也有生命的危险。 但是,我通过此次明白了一部分的人类也能轻松的对付妖精。 这件事希望能让一直认为人类没有进化的古老的妖怪留意一下。 我在这场决斗中虽然有在想可以的话,希望人类能被干掉呐,但却完全没有那种危险性,我清楚地意识到了人类的成长是有多么显著。 妖怪们所持有的人类永远都是受害者这种想法或许总有一天会要了自己小命的。 (姬海棠极).

次の